研究预测:多国疫情高峰在4-5月 美国传染风险最高


虽然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有明显上升,但在和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拜登一对一比较时,他却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福克斯新闻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和拜登一对一比较时,特朗普支持率为40%,拜登为49%。拜登显然也对特朗普个人支持率上升不以为意,他在NBC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这是危机时刻美国的典型反应,“总统的支持率总是在危机中上升”。

袁征指出,美国早期疫情应对迟缓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主观上而言,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和重视度其实是不够的,所以他们直到病例快速上升才采取部分举措。

专家组主要任务是与当地医院和专家开展经验分享与交流,介绍中国抗疫经验,结合老方防疫措施和诊疗流程,对老疫情防控、患者治疗和实验室工作提供咨询,为老医务人员和社区防控人员提供培训和指导等。专家组随行还携带了由云南捐赠的医疗救治物资,包括全自动核酸提取仪、Bio-Rad荧光定量PCR仪、EP管离心机、1万份核酸检测试剂等一批实验室核酸检测仪器设备、试剂和耗材,10560只医用N95口罩、6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6000套医用防护服等医疗防护物资及一批中西药品。

其次,这也和美国早期不重视、防控举措滞后有关。美国很多州直到3月中下旬才开始实施居家隔离政策,要求民众扩大社交距离,但这时候病毒已经蔓延非常广了,感染人数也就非常多。

从客观上而言,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美国是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在疫情暴发之初,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

据“今日美国”报道,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9%,比疫情刚开始暴发时上升了5%,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为47.3%,也是其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华盛顿邮报》、福克斯新闻、路透社等媒体机构的民调数据也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疫情期间有了明显上升。

王斌介绍,我国流通业的经营主体超过8000万个,涉及的就业人员超过2亿人,流通业主要包括批发零售、餐饮住宿、居民服务等行业,并与物流、旅游、文化、教育、健康、养老等行业关系十分密切。疫情发生以后,流通企业受到较大冲击,除生活必需品以外,众多的大类销售都大幅下滑。一些企业特别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涉及将近6000万的小店,经营面临困难。

此外,美国是两党制国家,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即使是疫情也可能成为他们的斗争武器,双方争执不下,也显然不利于美国疫情防控。即使是近期刚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前期民主党和共和党也就一些具体条款争执不下。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老挝卫生部传染病控制司司长拉达那赛·佩苏万在当地时间16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为加强对新冠肺炎的防控,降低潜在危险,老挝已临时关闭多处口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