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界冲突后 九江浔阳和黄冈黄梅警方建联防联控队


新增的105例中,21例在入境检疫过程中确诊。此外,大邱市23例、首尔市20例、京畿道15例、仁川市7例、釜山市3例、大田市3例、庆尚南道3例、庆尚北道2例、世宗市2例、江原道2例、全罗北道2例、忠清南道1例、全罗南道1例。

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截图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外交部:中国决定向委内瑞拉派医疗组 由江苏选派

此外,美国是两党制国家,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即使是疫情也可能成为他们的斗争武器,双方争执不下,也显然不利于美国疫情防控。即使是近期刚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前期民主党和共和党也就一些具体条款争执不下。

但是,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

据“今日美国”报道,盖洛普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9%,比疫情刚开始暴发时上升了5%,也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Real Clear Politics平均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为47.3%,也是其就任总统以来的最高支持率。《华盛顿邮报》、福克斯新闻、路透社等媒体机构的民调数据也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疫情期间有了明显上升。

虽然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有明显上升,但在和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拜登一对一比较时,他却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福克斯新闻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和拜登一对一比较时,特朗普支持率为40%,拜登为49%。拜登显然也对特朗普个人支持率上升不以为意,他在NBC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这是危机时刻美国的典型反应,“总统的支持率总是在危机中上升”。

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

袁征认为,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首先,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确诊病例自然也少。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各地加大检测能力——检测得多了,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

从客观上而言,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美国是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在疫情暴发之初,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