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鹰击62岸舰导弹训练高清大图
来源:海军鹰击62岸舰导弹训练高清大图发稿时间:2020-04-01 18:12:30


但3月29日,特朗普“画风”陡转,敦促美国人“避免不必要旅行和超过10人的聚会”,表示将把相关的“限流”防疫措施延长至至少4月底——这恰是福奇从一开始就强调的。

的确,这位在传染病领域服务50多年、曾先后为6位美国总统提供专业服务的学科专家,不仅在专业学术领域成绩彪炳,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历届政府的传染病防治政策、战略。这点和钟南山院士相似。

欧洲刑警组织注意到,在欧洲多国实施“禁足令”控制疫情扩散后,一些不法分子入室盗窃难度加大,便调整作案手法,利用民众的焦虑和恐惧心理实施诈骗活动,如电话诈骗、冒充警察和医护人员诈骗等。世卫组织也证实,近来不少不法分子冒用世卫组织名义发送钓鱼邮件,骗取民众的身份证件号码、安全口令等信息。世卫组织提醒各国民众警惕这类作案手法,避免财产损失。

特朗普、福奇的关系走向

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

3月30日,福奇对媒体表示,特朗普“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呼吁媒体不要渲染“我和总统的‘较量’”;一天后,特朗普的“好人论”也应运而生。

两天后,福奇就对《科学》杂志表示“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并无奈地称“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

这种露骨的、非学术性的攻讦,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

3月11日,正当特朗普仍执著于宣扬新冠肺炎疫情“容易对付”,洋洋自得于“美国政府应对得当”时,福奇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毫不客气地揭开美国核酸测试基数过小的“命门”,称之为“一个失败”。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