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长空缺近1年后到位 有望打破1979年以来惯例


对于给定的年龄段i,可以通过以下公式描述流行病转变:

研究者的模拟结果表明,旨在减少社会融合的控制措施可以有效降低新冠疫情暴发的规模并延缓其高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可能出现的二次高峰,此前3月25日的中欧抗疫视频会上,钟南山院士即表示: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为防止第二波高峰,仍应保持现有的防控措施,同时严格外防输入。当然,据央视新闻3月27日消息,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我估计国内疫情不会出现第二波高峰。在中国群防群控的基础上,新增病例可能就局限在很小的人群中。我不相信在我们这么强有力的措施下,会出现大的暴发。”

研究模型还表明,这些增加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的策略,其效果随年龄段的不同而不同。发病率的下降在小学生和老年人中最显著,而在工作年龄的成年人中最不显著。

如果湖北武汉在4月初开始分批恢复工作,则最能保住此前增加物理距离的成果。由于该疾病具有更长的传染期,实行强力的隔离措施并在4月开始逐步解封,建模得出的感染的中位数到2020年中期能减少92%(IQR 66-97),到2020年底可减少24%(IQR 13-90),并降低了所有年龄段的人群发病率和发病高峰。这对减轻疫情暴发对医疗保健系统的压力有着重要的意义。 另外,R0值的不确定性对流行高峰的时间安排和暴发的最终规模有很大影响。

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隔离事件,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减少了七十多万人,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为全国乃至全球赢得了宝贵的时间。那么武汉封城及停学、停工等隔离措施对武汉本身的疫情防控起到了什么作用?封城又应该在何时取消?

研究者根据感染状况将人群分为易感性(S),暴露性(E),感染性(I)和排除(R)个体,并根据年龄分为5年范围,直至70岁,外加一个年龄段75岁及以上,总共分出16个年龄组。易感人群在接触传染性患者后,会以一个相对固定的速率被感染,随后康复或死亡。在整个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研究者假设武汉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人口恒定为1100万(即S + E + I + R = 1100万)。研究者使用了图中所示的SEIR模型。

对于第三种情况,研究者模拟了严格控制措施在3月或4月初结束的不同效果,并允许在学校关闭期间分阶段重返工作(即25%劳动力在第一周和第二周工作;第三,四周工作的劳动力恢复到50%;此后100%劳动力恢复工作和上学。

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主要是由互动驱动,这可能因接触者的年龄和位置(即学校,工作,家庭和社区)而异。在疫情大规模持续暴发的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模式将大大偏离其基线状况。在武汉发生疫情后,增加物理距离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学校和工作场所关闭以及鼓励公众避免拥挤场所的健康促进措施)旨在彻底改变社交混合模式。

第二种情况,没有干预措施:在有寒假和农历新年的情况下,但并未施加物理疏离措施。由于1月15日至2月10日学校放寒假,学校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分别在2020年1月25日至2020年1月31日以及2020年2月1日至2月10日的期间中工作的劳动力分别为正常情况下的10%和75%;